在黑暗中向球门冲锋!中国盲人足球队夺冠|聚焦杭州亚残运会

有一个细节足以说明本届亚残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盲人足球队战胜伊朗队拿下冠军这一仗的激烈程度: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队和伊朗队的队长都没有按照原定安排来接受采访,因为他们都受伤了。

10月28日下午1点10分左右,亚残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盲人足球队与伊朗队的比赛结束。经过大约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较量,中国队通过点球大战2比1战胜伊朗队,夺得金牌!

这是勇者与勇者的较量。在赛场上的每队5名队员,除了守门员是视力健全者以外,另外4位队员都是视力障碍人士。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球员们奔跑着、冲刺着,去直面对手的拦截和冲撞。对于健全人来说,只要试着闭上眼睛去走一小段路,就能体会到盲人足球运动员所面临的恐惧与风险。

双方都是高速奔跑,这一步跨出去会撞到人或者被人撞吗?不知道;自己会受伤吗?不晓得。中国队队长张家彬赛后坐在轮椅上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当记者问他“在场上无惧风险的勇气是怎么来的”时,他的回答只有四个字:“练出来的。”

10月28日上午11点30分,亚残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盲人足球队与伊朗队的比赛打响。在上下半场的常规比赛阶段,双方各有数次射门得分的机会,但均未能取得进球,以0比0进入了点球大战。点球大战期间,中国队门将许华楚发挥优异,扑出对手三次点球射门,帮助球队以2比1击败对手取得冠军。

盲人足球是五人制足球。每队有四名外场球员和一名守门员。外场球员被归为B1级,这意味着他们的视力非常低或没有光感。为保证公平竞争,所有外场球员均佩戴黑色眼罩。而守门员,则是视力正常的健全人。

盲人足球的内胆有6块铁盒,铁盒里面有一个小钢珠,球滚动就会发出响声。盲人足球运动员根据球运动时发出的声音去寻找足球,完成传球、拦截和射门等技术动作。比赛时,守门员、引导员、教练员是有视力的健全人,可以给盲人球员提供指导。守门员只能在自己的禁区内(长5.16米、宽2米的长方形区域)活动,并负责指导队友防守。引导员站在对方球门后面,通过敲击球门帮运动员辨别球门的位置,并帮助球员把握射门时机。教练员则主要负责中场方面的指挥。

比赛场地是一个40 x 20米的球场,球场两侧设有挡板,因此盲人足球并没有球出边线的概念。但盲人足球有底线的概念,防守方把球踢出底线将给对手提供角球的机会。比赛分上下半时,各15分钟,中场休息10分钟。不过与篮球赛类似,请求暂停、球出底线、换人、犯规等均会导致暂停计时,因此15分钟的半场比赛通常需要30到40分钟时间才能完成。

在28日的决赛之前,中国队在27日的小组赛中曾0:1负于伊朗队。或许正因如此,比赛伊始,中国队就憋足了劲。6号张家彬(队长)、11号朱瑞铭等多名球员均非常活跃,屡屡给对手门前制造险情。据场边观战的盲人足球守门员王世奥(曾入选盲人足球中国国家队,本次未参赛)介绍,今天很多球员在冲刺时都拿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这是拼了!”王世奥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在球员的拼搏下,中国队的攻势明显比伊朗队更盛,8号李海福在下半场的一次射门曾击中门柱,但伊朗队也有数次得分的机会。不过,双方在上下半场的比赛中均未能得分,比赛进入点球大战。

点球大战中,中国队第一个出场的3号刘猛和第四个出场的11号朱瑞铭均将点球罚进,而中国队门将许华楚则扑出了伊朗队三个球。在许华楚的神勇表现下,中国队2:1战胜伊朗队拿下冠军。“华楚表现稳定优异。”中国队主教练王桂顺说。

与健全人的足球不同,传切配合在盲人足球的比赛中使用较少,球员盘带突破的技术动作出现较多,场上不时出现球员连续带球过人的场面,非常精彩。中国盲人足球队几乎每一个外场球员的球感都非常出色,各个都能带球过人。下半场,中国队后防铁闸刘猛就曾数次带球从后场突破至前场后射门。

但与球员们绝佳的球感相比,球员们敢打敢拼的无畏精神更加震撼人心。由于看不见,盲人运动员在场上的每一个动作都存在风险,因为他们的前方,永远都是不可测的地方。这种对球员勇气的考验,在决赛场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因为球员们的速度更快,拼抢更为积极,球员倒地的情况也更为频繁。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队的队长张家彬和伊朗队的队长都没有按照原定安排来接受采访,因为他们都受伤了。值得一提的是,伊朗队的主教练回答《华夏时报》记者提问时说,这场比赛除了中国队的守门员以外,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6号张家彬。

“怎么抵抗受伤的风险?都是闭着眼睛跑的,能怎么抵抗风险?”赛后张家彬坐在轮椅上和《华夏时报》记者说。记者问他,那在场上无惧风险的勇气是怎么来的时,他的回答只有四个字:“练出来的。”

记者采访的每一个盲人足球运动员都是勇敢的人。“你踢盲足,如果你不勇敢的话是踢不了的,因为本身我们就看不到了。如果我们再不勇敢的话,真的是没法站在这个赛场上。”中国队球员许观生对记者说。他同时表示,受伤虽然难免,但他们能通过协调性训练等方式去训练自我保护的反应,通过各种准备活动把身体热开了,尽量避免受伤。

“其实有些时候我们也会有恐惧的,但是在教练和队友的鼓励之下,我们都会坚持下来。”朱瑞铭说。“我从来不怕和人撞到,我只怕把球踢呲了。”在场边为队友助威的盲人足球运动员肖云翰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而王世奥则接着肖云翰的话说:“穿上这身衣服就别怕。”

“一方面,有的人天生就具备这种无畏的胆识和胆量。在经过后天的训练之后,他所拥有的个人的技术,个人的能力,以及他对场上形势的判断,决定了他能够一往无前;另一方面,运动员能代表我们国家参加这样一个赛事,也会给他一定的动力,激发他向前的这种勇气。”王桂顺对记者说。“但如果把我的眼睛遮起来,我想我做不到像他们那样勇敢。我从我的队员们身上学到了勇敢和坚强。”王桂顺进一步补充道。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