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贵州榕江重新定义中国足球

6月10日上午,梅西抵达北京,和他一起的还有恩佐、迪玛利亚、德保罗等球员,5天后阿根廷国家队将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对阵澳大利亚队,赛场门票早被一抢而空,但梅西带来的振奋并不局限于这场赛事本身。当天晚上12点,距离北京2000多公里外的贵州省榕江县,贵州村超「超级星期六」现场,足球场上数万人点亮手机手电筒,高喊「梅西!村超!」

自5月13日开赛算起,一个月来,村超已经踢出了许多点燃全场的好球,欧洲金球奖得主欧文也发来贺电,「恭喜村超取得成功,祝村超一切都好!」

例如这球「超远世界波」:球员站在40米开外,一脚任意球直冲球门,守门员一记猛扑也于事无补。解说配文:「不知道的还以为C罗来贵州扮猪吃老虎。」

再看这记「头球破门」:队友开出角球飞向场内,87号力压两人,高高跃起以头顶球,守门员还没来得及反应,球已撞网。

这记「零角度破门」也值得一看:四名红衣球员围堵白衣球员70号,70号几乎把球踢到了场边观众的脸上,只见他轻巧跳起,左脚一拨,足球就从守门员边上飞进了球门。

贵州村超十佳进球在短视频平台爆火,相关视频动辄转赞评过万,无法亲身前往榕江观赛的网友在一次次观看村超视频后留言——「我误会中国足球了。」

梅西今年35岁,已被视为「老将」,他年少成名,4岁加入俱乐部开始练球,11岁被诊断出生长激素缺乏症,被送往巴塞罗那一边训练一边治病。病痛、冷落、误解……这是天才球星在球场上热血前行的注脚,每一笔都被粉丝解读回味。

在火遍全网的村超「超远世界波」视频里,有句解说词说得很妙,「原来不是我们的足球不行,而是中国的梅西在工地,中国的C罗在开挖机。」这不是一句戏言,参加村超的球员们都不是专职球员,各有各的职业。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火热之时,由兼职球员组成的冰岛国家队闯进决赛。这支球队从主教练到球员,大多数人的主业都不是足球,主帅是牙医,门将是导演,首发后卫不踢球的时候在盐场里做工。这样一支球队也能踢进世界杯决赛,简直重塑了国内球迷的三观。

趁此机会,有媒体报道了榕江县的「快乐老男孩」足球队。这是一支成立于2015年的球队,当时有43名球员,绝大多数都是当地的侗族,他们平均年龄42.5岁,当中有小学校长、挖掘机手、卖猪肉的、卖鱼的、杂货店老板、建筑工人、厨师、汽修工等。和冰岛国家队的队员一样,白天工作、晚上踢球的生活他们过得非常快乐。

「快乐老男孩」的组建人是榕江县车民小学校长杨昌文,他今年49岁,也参加了这次的贵州村超。他主管的车民小学不仅有男子足球队,还有女子足球队,队员们从二年级到六年级都有,每天下午都要训练一个半小时。

「快乐老男孩」是县里足球爱好者们的奔赴,而在这次村超比赛中,还有很多在外地工作的人专程回来参加比赛。

十佳球里有个被网友称为「电梯球」的进球,一脚点球越过层层防守直扑球门,令人拍手叫绝。踢出这球的是车江二村队长石世毕,在赛后采访中他直言,「这次比赛是全村人每个人凑了20块钱,给我们出这个经费。我们有海南回来的工地上的钢筋工,有货车师傅,当老师的也有,在街上卖卤肉的厨师……各行各业组成这个球队。」

其实全村都是足球队「赞助商」的情况在榕江很常见,车江侗寨月寨村今年年初给村里足球队募款,有人捐10元、20元,有人宽裕些一次捐几千元,一天下来就募集了1万多元。这些钱平时用来给村里的小队员买球衣、足球、训练装备,一年下来也就花1000多元。

贵州村超吸引人的另一面,在于热情、线日,全称为贵州榕江三宝侗寨「和美乡村足球超级联赛」的村超开幕,比赛将横跨整个夏季,一直持续到8月。

开幕式上,足球小宝贝们身穿蓝色短袖,手拿足球,随球员一同进场。开场表演是当地人身穿苗族、侗族、瑶族、水族等民族服饰在球场上载歌载舞。球赛开始了,旁边围观的阿叔阿婶直接把家里的不锈钢水瓢和大盆带来,一激动就哐哐砸盆,阿爷阿奶们牙都快掉没了,碰上好球还是会把手心都拍得通红。

就算是村超球场外赶来做生意的商家,价格也定得很良心,30串烤肉只要8块钱,真正的「交个朋友」。

村超比赛赛程长,比赛多,不是每一场都能爆满,但每逢「超级星期六」这样的日子,好座位都得凌晨去抢,开幕式上的盛况总是一再上演,因为每周比赛的球队来自不同的村,大家的绝杀球不同,每周表演的节目、现场分享的美食也总是不同。

但村超比赛又何须黑幕呢?只要赛出水平、赛出风度,就算一脚把球踢到观众席,大家也是热烈欢呼。著名体育解说员韩乔生受邀来村超,在赛场上激情解说:「这收视率已经超过中超了。」球赛结束后,他又爆出金句:「我们一起为中国足球营造优良的土壤,农村包围城市,村超引领未来!」

目前,榕江全县38.5万人口中,接近5万人会踢足球、喜欢踢足球,数得出名头的球队就超过40支,国家一级足球运动员20人,二级足球运动员147人,足协注册球员超过1200人,全县共有14座免费开放的足球场。

在榕江县政府官网的留言信箱里,除了投诉建议、询问榕江县最大的活牛交易市场这类问题之外,还有外县人留言表达对榕江人有免费足球场的羡慕,询问河滨足球场晚上还开不开灯。

「快乐老男孩」足球队组建人杨昌文记得,1990年代,榕江县车江乡没有足球场,喜欢足球的人就在河边的沙地上踢球,球踢坏了,没钱买新的,就把内胆翻出来,用锉子来回打磨,磨出毛之后,从自行车胎上剪一块橡胶皮磨出毛,拿胶水粘上去,再拿针线缝好。这样的补球手艺活,几乎每个从那个年代过来的球友都会。

2000年左右,洪水冲毁了河边的一块农田,后来那里就荒废了,杨昌文和球友们铲平土地,拔光杂草,用树枝搭了一个球门,拿石灰粉画线,自制了一个露天足球场。这个堪称简陋的足球场,见证了最早几届榕江「村超」,最热闹的一年,有15支球队在此争夺冠军。

榕江人对足球的热爱,可追溯到1940年代,当时广西大学因为战乱迁入榕江,大学生们在校内踢足球、打篮球、打乒乓球,当地人看着看着,就学会了这些运动。对足球的热爱,就这么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传至今日,造就了这么一座洋溢着运动气息、因足球而沸腾的榕江县城。

中国足球到底需要什么呢?梅西、阿根廷队的到来不过一时热闹,金元足球、天价外援只是皇帝的新衣,民间从不缺少好的足球球员苗子,也不缺少对足球的热情,那到底缺了什么呢?欢迎把你的答案留在评论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