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奥纳纳】

之前的系列文章我们分析了奥纳纳出球和他门线技术的优缺点。这篇文章将聊一下奥纳纳的生平,包括巴萨的青训岁月,阿贾克斯的崭露头角,国米的高光时刻,以及在曼联的困斗兽…番外加上奥纳纳的性格和比赛气质。最后聊聊如何破局。希望大家能更全面的了解他。

如果要评选2023年上下半年表现反差最大的球员,喀麦隆门将奥纳纳肯定榜上有名。国米球迷彼时多爱他,曼联球迷此时就有多恨他,原因肯定不只是那五千多万欧的转会费。

上赛季,奥纳纳在国米四项赛事出场41场,丢了36个球,尤其是打满了国米欧冠比赛,完成了8场零封,(其中包括了1/8决赛两回合封杀波尔图,1/4决赛客场零封本菲卡,半决赛两回合零封米兰,以及小组赛主场零封巴萨这样的重要比赛)。他在欧冠决赛也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赛。而本赛季奥纳纳刚来到曼联,两场欧冠丢掉了7个球,联赛八场丢12个球,并且为自媒体博主们贡献了许多名场面。那么,是什么让这位门将在上下半年贡献了反差如此大的表现?成长经历谈一个人就要先谈他的成长经历,奥纳纳1996年出生于喀麦隆的Nkol Ngok,一个小部落,输入这个地名关联的新闻都是奥纳纳。和很多非洲足球少年一样,奥纳纳的童年生活条件并不好,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喀麦隆足球史第一人——埃托奥,当时还在巴萨效力的埃托奥将奥纳纳选拔进了自己在祖国的足球学校。

2010年奥纳纳还在埃托奥的推荐下被巴萨的拉玛西亚青训体系选中,14岁来到了遥远的加泰罗尼亚,成为巴萨青训梯队的一员。彼时的巴塞罗那、瓜迪奥拉和Tikitaka传控体系正如日中天,少年奥纳纳在祖国完成足球启蒙之后,在拉玛西亚开始了最重要的技战术培养。据说,他除了接受守门员训练之外,也经常会在训练中客串其他位置。在这样的锻炼中,奥纳纳养成了远超同龄人的脚下控球、长短传和阅读比赛的能力。瓜迪奥拉和奥纳纳在巴萨时间重叠了大概两年,不知道瓜帅有没有注意到这位非洲少年。当瓜迪奥拉离开巴塞罗那11年后,两人在欧冠决赛重逢时,瓜迪奥拉对奥纳纳由衷的赞扬占据了很多网站和报纸的版面,揣测起来,多少也会唏嘘语,家门口的小树在另一片热土长成了栋梁之材。

四年之后,刚成年的奥纳纳离开了巴塞罗那,于2015年加盟了阿贾克斯。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中两位真正的伯乐。初到阿贾克斯的奥纳纳只能在二队效力,时任主帅德波尔并不欣赏这位年轻人。2016年,连续两年将联赛冠军输给宿敌埃因霍温之后,绝望的德波尔与俱乐部提前解约一别两宽,随后开始了在国米灾难般的短途旅程。博斯接过了他的帅位。独具慧眼的博斯扶正了20岁的奥纳纳。这个决定注定让博斯成为奥纳纳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伯乐。这个赛季,奥纳纳几乎打满了阿贾克斯所有重要的比赛。原本来救急的克吕尔一场比赛都没上,尽管还是没能获得荷甲冠军,但是奥纳纳和博斯的青年军一起闯入了2017年欧联杯决赛,对手正是穆帅治下的曼联,这也是我本人看的第一场奥纳纳比赛。奥纳纳在那场比赛中对阵未来东家的表现并不醒目,但是多年后回味起来,却足以让人惊叹命运的羁绊。赛季结束后,擅长提拔和培养年轻人的博斯,被另一家多特蒙德挖走。而阿贾克斯在半年的动荡和过渡期之后,于2018年初,迎来了奥纳纳人生中的又一位贵人——滕哈格。

2017/2018赛季结束后,迅速进入角色的滕哈格率队杀入了睽违三年的欧冠正赛,他的青年队即将迎来最大的表演舞台。这个赛季,阿贾克斯令人惊叹地杀入了欧冠半决赛,尽管由于年轻和经验不足,他们在三球领先的情况下,半场开香槟被热刺逆转,但是以德容、德利赫特、奥纳纳、范德贝克、齐耶赫等人为代表的这支青年近卫军,表现已经足够惊艳,尤其是淘汰赛中对阵皇马、尤文、热刺完成的客场三连杀,让许多评论家惊掉了眼镜。那支阿贾克斯青春飞扬,惊人的运动能力和边中结合快速传导的立体进攻体系,至今仍让人津津乐道,也为滕哈格赢得了武器大师的美誉,我们的主角奥纳纳也告别了传统的门将角色,成为了进攻的发起者。不仅欧冠表现出色,那个赛季,阿贾克斯还是阔别已久的荷甲联冠军。赛季结束之后,德容、德利赫特、范德贝克、齐耶赫等青年才俊相继被欧洲豪门提货,连队中的老大哥舍内都加盟了热那亚,过了一把五大联赛的瘾,而奥纳纳最终也实现了欧洲豪门的梦想,只是过程相比队友们要曲折了很多。也许是在半决赛第二回合下半场的表现不够好,也许是俱乐部对于攻防体系的考量,奥纳纳没有第一时间加盟欧洲一线球队,留在阿贾克斯的他迎来了表现的起伏,并在2020年秋天卷入了他职业生涯的一道大坎——禁药风波,尽管他为自己误服进行了辩解,但还是因此被全球禁赛一年。阿贾克斯支持奥纳纳,和他一起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申诉,为误服进行了背书。禁赛期满之后,奥纳纳免签加盟了国际米兰。当时的阿贾克斯球迷对这样的决定表现颇为不满。

职业足球的世界,奥纳纳的决定无可厚非,事实也证明,对于他来说,这个选择至关重要。在国际米兰,他一步一步从老迈的汉达诺维奇手中接过了主力位置,从低谷中走来。在这里,奥纳纳感受到了内拉祖里山呼海啸的拥戴,而他在欧冠淘汰赛中力挽狂澜的表现,也证明了自己配得上这样的支持。有人说,上赛季国米闯进欧冠决赛是因为签运,要我说,倒不如说是饱受质疑的因扎吉和一群想要证明自己的老男孩和青年才俊们突破自己上限带来的气运,而奥纳纳在决赛后为痛苦的劳塔罗加油鼓劲的一幕,也成为了国米这次欧冠之旅最动人的时刻。比赛结束,奥纳纳再一次迎来了盛宴后的离别。5500万欧元,这是奥纳纳人生中的高光时刻,在老特拉福德梦剧场,这位离开喀麦隆名字拗口小镇的男孩,又会迎来怎么样的表现?

前面已经谈到,奥纳纳是一位兴奋的大赛型门将,他出色的表现建立在充足的信心上,其实,看起来大心脏的奥纳纳也有非常脆弱的时刻,据说在2017欧联杯决赛之前,奥纳纳紧张得说不出话,他因此求助于随队出征的阿贾克斯高层,同时也是荷兰著名门将范德萨。范德萨告诉他:我老了,而且也没带手套,还是你自己上吧。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据说奥纳纳十九岁时,就敢在拉玛西亚对着队友一顿输出,在球场上,奥纳纳是一个情绪外溢、感染队友的人,而在队友犯错的时候,他也会直截了当地提出批评。在球队身处逆境的时候,这样的激励非常重要,但在队内整体氛围压抑、矛盾一触即发的时候,这样的情绪输出也可能是一种毒药。在和队友的关系处理上,奥纳纳从来不缺乏新闻,而且他“只杠大佬”的性格,也乐坏了爱捕捉热点的媒体人。这不仅仅体现在他加盟曼联后对待马奎尔的态度和诸如“我对队友要求很高”这种名人名言,在国米,奥纳纳先后和汉达诺维奇、布罗佐维奇和哲科发生矛盾,汉达诺维奇退役后直言自己不太欣赏奥纳纳刚来时的言行。奥纳纳和他们发生矛盾既有偶然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汉达是奥纳纳直接的竞争对手,而布罗佐维奇和哲科则是奥纳纳和中前场通过长传链接的重要节点。好在国米有着比较融洽的队内环境,场上问题就在场上解决。而在国家队,奥纳纳更是因为比赛风格问题,和球队主帅里格贝尔-宋激烈争吵,还得罪了喀麦隆足协掌门人埃托奥,被迫提前退出世界杯。如果给喀麦隆历史上的足球名宿排序,埃托奥稳坐第一毫无悬念。老宋也应该是稳坐前五,得罪了身居高位的这么两个人,国家队前途可能就此断送。但是,奥纳纳不在乎,他强壮的身躯下呼吸着两个灵魂,一面是当初走在Nkol Ngok街头上那个光脚的瘦弱男孩子,他总在脆弱的时刻出现,比如欧冠被逆转、误服禁药被禁赛的时刻,提醒着奥纳纳最初的一无所有和脆弱,另一面则是一头无畏的雄狮,这头喀麦隆狮子昂首走出了赛博朋克的雅温得,在奇妙的高迪之城初出茅庐,走过浪漫奔放的阿姆斯特丹,在时尚之都米兰绽放,在这个夏天落脚于老牌工业城市曼彻斯特。当雄狮陷入困境的时候,会通过咆哮释放压力,驱走内心深处的心魔。今天,看起来雄狮又一次陷入了球队困境和自己心魔交织的樊笼里,这一次,他还能破茧而出吗?

其实,奥纳纳在曼联的困境,并非不可预料,今天的曼联的环境,也在客观上限制了他的优点,放大了他的缺点。一方面,曼联现在缺乏运动能力很强、能撕扯对方防线的球员,全队的进攻传导体系尚未成型,不论是后场传导出球还是中前场接球点的设计,腾哈格不如在阿贾克斯时得心应手。奥纳纳在英超长传成功率直线下滑的问题,更多体现的是整体进攻球路设计的混乱。而在防守端,奥纳纳也仿佛陷入了恶性循环:对方攻门的机会多——丢球多——被指责——信心受挫——状态下滑——丢球多。像奥纳纳这种表现受心态影响较大的门将,如此反复的恶性循环很可能摧毁他的曼联生涯,而他基本功上存在的问题,在顺境情况下可能还不是大的隐患,但在恶性循环中可能会被无限放大。在曼联效力,奥纳纳面临着来自更衣室、媒体、球迷和名宿的压力,这也是其他球队所没有的舆论环境。这里,我还想稍微详细地说两个问题:第一、奥纳纳在国米和在曼联,面对的期待是完全不同的:来国米时,他是一个刚刚禁赛期满的门将,没有转会费,在新税法加成下的工资也不算高,前任汉达诺维奇职业生涯晚期的表现,已经让很多国米球迷失去耐心、放低期待,因此他们乐于为奥纳纳的每一次扑救甚至移动鼓掌。而在曼联,前任德赫亚是效力球队十几年的功勋球员,是弗格森时代留下的最后念想,除了出球问题之外,德赫亚的守门能力还是让很多曼联球迷留恋,至今都有“签回德赫亚”的呼声,再加上奥纳纳守门员top级别的转会费,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第二、不管更衣室中有没有拉帮结派的情况,媒体已经把有阿贾克斯效力经历的球员照片列在一起,作为滕哈格的亲信看待。而不同于其他阿贾克斯系球员,奥纳纳因为其独特的个性,在更衣室和媒体面前,已经成为了“特殊”的一个,因为滕哈格是他货真价实的伯乐,两人天然深度捆绑,如果他能拿出良好表现,那么也就可以凭借其领导力和气质为滕哈格立威,相反,他的每一次失误或是出格的言行,都可能成为射向滕哈格的子弹,毕竟当初德赫亚就是因为“出球不行”被滕哈格和管理层送走的,当奥纳纳自身出现出球失误时,对于滕哈格和阿贾克斯系球员的不满只可能集中爆发。这样的压力,可能会让他在下一次比赛面对同样的选择时出现患得患失,而如果持球传球的自信没有了,自然也就谈不上出球能力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恶化了他在曼联的处境,那么,奥纳纳还能闯过来吗?

作为一路看着奥纳纳成长的球迷,非常希望奥纳纳能够慢慢走出困境,以下也放上一些建议,不论是哪一家的球迷,我们都可以一起讨论首先,可以考虑对门将首发位置进行一定限度的轮换,曼联还有年轻门将巴音德尔,老资格的希顿,在关键时刻可以顶一顶。奥纳纳本身可以接受轮换,上赛季在意甲联赛和意大利杯中,也和汉达进行了轮换。在一些比赛中可以有时间和空间思考自己和球队磨合存在的问题;其次,心态的崩塌也许很快,而信心的重塑却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还是希望能想办法给他一个充满信任的更衣室环境和舆论环境,在一些重要的比赛信任他,给奥纳纳机会。当然,球员不是巨婴,这样的机会肯定还是要自己通过比赛和训练的状态去争取;第三,虽然很多球员到了27岁上,技术都已经定型,但是门将位置还是有所不同,大器晚成的门将不罕见,曼联也有这个实力为奥纳纳重新弥补一些技术上的短板;第四,身体状态尽快调整到最佳,其实奥纳纳的体重我见过三个版本,从最开始的80公斤以下,到国米时期的82公斤,到现在最新数据上的91公斤。部分原因是数据统计口径问题还是增肌之类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但也肉眼可见奥纳纳相比上赛季灵活性下降了,也许也和夏天转会耽误了训练节奏有一定关系,这可能就是曼联的守门员教练、体能教练和营养师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最后,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腾哈格,需要在接下来通过冬天和下一个夏窗尽快捏合好队伍,打造好防守体系和前中后场的球路设计体系,否则的话,什么样的门将来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希望腾指导还能坚持到冬窗和下一个夏窗,也祝愿奥纳纳和曼联一起走出困境。

之前的系列文章我们分析了奥纳纳出球和他门线技术的优缺点。这篇文章将聊一下奥纳纳的生平,包括巴萨的青训岁月,阿贾克斯的崭露头角,国米的高光时刻,以及在曼联的困斗兽…番外加上奥纳纳的性格和比赛气质。最后聊聊如何破局。希望大家能更全面的了解他。

如果要评选2023年上下半年表现反差最大的球员,喀麦隆门将奥纳纳肯定榜上有名。国米球迷彼时多爱他,曼联球迷此时就有多恨他,原因肯定不只是那五千多万欧的转会费。

上赛季,奥纳纳在国米四项赛事出场41场,丢了36个球,尤其是打满了国米欧冠比赛,完成了8场零封,(其中包括了1/8决赛两回合封杀波尔图,1/4决赛客场零封本菲卡,半决赛两回合零封米兰,以及小组赛主场零封巴萨这样的重要比赛)。他在欧冠决赛也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赛。而本赛季奥纳纳刚来到曼联,两场欧冠丢掉了7个球,联赛八场丢12个球,并且为自媒体博主们贡献了许多名场面。那么,是什么让这位门将在上下半年贡献了反差如此大的表现?成长经历谈一个人就要先谈他的成长经历,奥纳纳1996年出生于喀麦隆的Nkol Ngok,一个小部落,输入这个地名关联的新闻都是奥纳纳。和很多非洲足球少年一样,奥纳纳的童年生活条件并不好,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喀麦隆足球史第一人——埃托奥,当时还在巴萨效力的埃托奥将奥纳纳选拔进了自己在祖国的足球学校。

2010年奥纳纳还在埃托奥的推荐下被巴萨的拉玛西亚青训体系选中,14岁来到了遥远的加泰罗尼亚,成为巴萨青训梯队的一员。彼时的巴塞罗那、瓜迪奥拉和Tikitaka传控体系正如日中天,少年奥纳纳在祖国完成足球启蒙之后,在拉玛西亚开始了最重要的技战术培养。据说,他除了接受守门员训练之外,也经常会在训练中客串其他位置。在这样的锻炼中,奥纳纳养成了远超同龄人的脚下控球、长短传和阅读比赛的能力。瓜迪奥拉和奥纳纳在巴萨时间重叠了大概两年,不知道瓜帅有没有注意到这位非洲少年。当瓜迪奥拉离开巴塞罗那11年后,两人在欧冠决赛重逢时,瓜迪奥拉对奥纳纳由衷的赞扬占据了很多网站和报纸的版面,揣测起来,多少也会唏嘘语,家门口的小树在另一片热土长成了栋梁之材。

四年之后,刚成年的奥纳纳离开了巴塞罗那,于2015年加盟了阿贾克斯。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中两位真正的伯乐。初到阿贾克斯的奥纳纳只能在二队效力,时任主帅德波尔并不欣赏这位年轻人。2016年,连续两年将联赛冠军输给宿敌埃因霍温之后,绝望的德波尔与俱乐部提前解约一别两宽,随后开始了在国米灾难般的短途旅程。博斯接过了他的帅位。独具慧眼的博斯扶正了20岁的奥纳纳。这个决定注定让博斯成为奥纳纳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伯乐。这个赛季,奥纳纳几乎打满了阿贾克斯所有重要的比赛。原本来救急的克吕尔一场比赛都没上,尽管还是没能获得荷甲冠军,但是奥纳纳和博斯的青年军一起闯入了2017年欧联杯决赛,对手正是穆帅治下的曼联,这也是我本人看的第一场奥纳纳比赛。奥纳纳在那场比赛中对阵未来东家的表现并不醒目,但是多年后回味起来,却足以让人惊叹命运的羁绊。赛季结束后,擅长提拔和培养年轻人的博斯,被另一家多特蒙德挖走。而阿贾克斯在半年的动荡和过渡期之后,于2018年初,迎来了奥纳纳人生中的又一位贵人——滕哈格。

2017/2018赛季结束后,迅速进入角色的滕哈格率队杀入了睽违三年的欧冠正赛,他的青年队即将迎来最大的表演舞台。这个赛季,阿贾克斯令人惊叹地杀入了欧冠半决赛,尽管由于年轻和经验不足,他们在三球领先的情况下,半场开香槟被热刺逆转,但是以德容、德利赫特、奥纳纳、范德贝克、齐耶赫等人为代表的这支青年近卫军,表现已经足够惊艳,尤其是淘汰赛中对阵皇马、尤文、热刺完成的客场三连杀,让许多评论家惊掉了眼镜。那支阿贾克斯青春飞扬,惊人的运动能力和边中结合快速传导的立体进攻体系,至今仍让人津津乐道,也为滕哈格赢得了武器大师的美誉,我们的主角奥纳纳也告别了传统的门将角色,成为了进攻的发起者。不仅欧冠表现出色,那个赛季,阿贾克斯还是阔别已久的荷甲联冠军。赛季结束之后,德容、德利赫特、范德贝克、齐耶赫等青年才俊相继被欧洲豪门提货,连队中的老大哥舍内都加盟了热那亚,过了一把五大联赛的瘾,而奥纳纳最终也实现了欧洲豪门的梦想,只是过程相比队友们要曲折了很多。也许是在半决赛第二回合下半场的表现不够好,也许是俱乐部对于攻防体系的考量,奥纳纳没有第一时间加盟欧洲一线球队,留在阿贾克斯的他迎来了表现的起伏,并在2020年秋天卷入了他职业生涯的一道大坎——禁药风波,尽管他为自己误服进行了辩解,但还是因此被全球禁赛一年。阿贾克斯支持奥纳纳,和他一起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申诉,为误服进行了背书。禁赛期满之后,奥纳纳免签加盟了国际米兰。当时的阿贾克斯球迷对这样的决定表现颇为不满。

职业足球的世界,奥纳纳的决定无可厚非,事实也证明,对于他来说,这个选择至关重要。在国际米兰,他一步一步从老迈的汉达诺维奇手中接过了主力位置,从低谷中走来。在这里,奥纳纳感受到了内拉祖里山呼海啸的拥戴,而他在欧冠淘汰赛中力挽狂澜的表现,也证明了自己配得上这样的支持。有人说,上赛季国米闯进欧冠决赛是因为签运,要我说,倒不如说是饱受质疑的因扎吉和一群想要证明自己的老男孩和青年才俊们突破自己上限带来的气运,而奥纳纳在决赛后为痛苦的劳塔罗加油鼓劲的一幕,也成为了国米这次欧冠之旅最动人的时刻。比赛结束,奥纳纳再一次迎来了盛宴后的离别。5500万欧元,这是奥纳纳人生中的高光时刻,在老特拉福德梦剧场,这位离开喀麦隆名字拗口小镇的男孩,又会迎来怎么样的表现?

前面已经谈到,奥纳纳是一位兴奋的大赛型门将,他出色的表现建立在充足的信心上,其实,看起来大心脏的奥纳纳也有非常脆弱的时刻,据说在2017欧联杯决赛之前,奥纳纳紧张得说不出话,他因此求助于随队出征的阿贾克斯高层,同时也是荷兰著名门将范德萨。范德萨告诉他:我老了,而且也没带手套,还是你自己上吧。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据说奥纳纳十九岁时,就敢在拉玛西亚对着队友一顿输出,在球场上,奥纳纳是一个情绪外溢、感染队友的人,而在队友犯错的时候,他也会直截了当地提出批评。在球队身处逆境的时候,这样的激励非常重要,但在队内整体氛围压抑、矛盾一触即发的时候,这样的情绪输出也可能是一种毒药。在和队友的关系处理上,奥纳纳从来不缺乏新闻,而且他“只杠大佬”的性格,也乐坏了爱捕捉热点的媒体人。这不仅仅体现在他加盟曼联后对待马奎尔的态度和诸如“我对队友要求很高”这种名人名言,在国米,奥纳纳先后和汉达诺维奇、布罗佐维奇和哲科发生矛盾,汉达诺维奇退役后直言自己不太欣赏奥纳纳刚来时的言行。奥纳纳和他们发生矛盾既有偶然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汉达是奥纳纳直接的竞争对手,而布罗佐维奇和哲科则是奥纳纳和中前场通过长传链接的重要节点。好在国米有着比较融洽的队内环境,场上问题就在场上解决。而在国家队,奥纳纳更是因为比赛风格问题,和球队主帅里格贝尔-宋激烈争吵,还得罪了喀麦隆足协掌门人埃托奥,被迫提前退出世界杯。如果给喀麦隆历史上的足球名宿排序,埃托奥稳坐第一毫无悬念。老宋也应该是稳坐前五,得罪了身居高位的这么两个人,国家队前途可能就此断送。但是,奥纳纳不在乎,他强壮的身躯下呼吸着两个灵魂,一面是当初走在Nkol Ngok街头上那个光脚的瘦弱男孩子,他总在脆弱的时刻出现,比如欧冠被逆转、误服禁药被禁赛的时刻,提醒着奥纳纳最初的一无所有和脆弱,另一面则是一头无畏的雄狮,这头喀麦隆狮子昂首走出了赛博朋克的雅温得,在奇妙的高迪之城初出茅庐,走过浪漫奔放的阿姆斯特丹,在时尚之都米兰绽放,在这个夏天落脚于老牌工业城市曼彻斯特。当雄狮陷入困境的时候,会通过咆哮释放压力,驱走内心深处的心魔。今天,看起来雄狮又一次陷入了球队困境和自己心魔交织的樊笼里,这一次,他还能破茧而出吗?

其实,奥纳纳在曼联的困境,并非不可预料,今天的曼联的环境,也在客观上限制了他的优点,放大了他的缺点。一方面,曼联现在缺乏运动能力很强、能撕扯对方防线的球员,全队的进攻传导体系尚未成型,不论是后场传导出球还是中前场接球点的设计,腾哈格不如在阿贾克斯时得心应手。奥纳纳在英超长传成功率直线下滑的问题,更多体现的是整体进攻球路设计的混乱。而在防守端,奥纳纳也仿佛陷入了恶性循环:对方攻门的机会多——丢球多——被指责——信心受挫——状态下滑——丢球多。像奥纳纳这种表现受心态影响较大的门将,如此反复的恶性循环很可能摧毁他的曼联生涯,而他基本功上存在的问题,在顺境情况下可能还不是大的隐患,但在恶性循环中可能会被无限放大。在曼联效力,奥纳纳面临着来自更衣室、媒体、球迷和名宿的压力,这也是其他球队所没有的舆论环境。这里,我还想稍微详细地说两个问题:第一、奥纳纳在国米和在曼联,面对的期待是完全不同的:来国米时,他是一个刚刚禁赛期满的门将,没有转会费,在新税法加成下的工资也不算高,前任汉达诺维奇职业生涯晚期的表现,已经让很多国米球迷失去耐心、放低期待,因此他们乐于为奥纳纳的每一次扑救甚至移动鼓掌。而在曼联,前任德赫亚是效力球队十几年的功勋球员,是弗格森时代留下的最后念想,除了出球问题之外,德赫亚的守门能力还是让很多曼联球迷留恋,至今都有“签回德赫亚”的呼声,再加上奥纳纳守门员top级别的转会费,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第二、不管更衣室中有没有拉帮结派的情况,媒体已经把有阿贾克斯效力经历的球员照片列在一起,作为滕哈格的亲信看待。而不同于其他阿贾克斯系球员,奥纳纳因为其独特的个性,在更衣室和媒体面前,已经成为了“特殊”的一个,因为滕哈格是他货真价实的伯乐,两人天然深度捆绑,如果他能拿出良好表现,那么也就可以凭借其领导力和气质为滕哈格立威,相反,他的每一次失误或是出格的言行,都可能成为射向滕哈格的子弹,毕竟当初德赫亚就是因为“出球不行”被滕哈格和管理层送走的,当奥纳纳自身出现出球失误时,对于滕哈格和阿贾克斯系球员的不满只可能集中爆发。这样的压力,可能会让他在下一次比赛面对同样的选择时出现患得患失,而如果持球传球的自信没有了,自然也就谈不上出球能力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恶化了他在曼联的处境,那么,奥纳纳还能闯过来吗?

作为一路看着奥纳纳成长的球迷,非常希望奥纳纳能够慢慢走出困境,以下也放上一些建议,不论是哪一家的球迷,我们都可以一起讨论首先,可以考虑对门将首发位置进行一定限度的轮换,曼联还有年轻门将巴音德尔,老资格的希顿,在关键时刻可以顶一顶。奥纳纳本身可以接受轮换,上赛季在意甲联赛和意大利杯中,也和汉达进行了轮换。在一些比赛中可以有时间和空间思考自己和球队磨合存在的问题;其次,心态的崩塌也许很快,而信心的重塑却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还是希望能想办法给他一个充满信任的更衣室环境和舆论环境,在一些重要的比赛信任他,给奥纳纳机会。当然,球员不是巨婴,这样的机会肯定还是要自己通过比赛和训练的状态去争取;第三,虽然很多球员到了27岁上,技术都已经定型,但是门将位置还是有所不同,大器晚成的门将不罕见,曼联也有这个实力为奥纳纳重新弥补一些技术上的短板;第四,身体状态尽快调整到最佳,其实奥纳纳的体重我见过三个版本,从最开始的80公斤以下,到国米时期的82公斤,到现在最新数据上的91公斤。部分原因是数据统计口径问题还是增肌之类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但也肉眼可见奥纳纳相比上赛季灵活性下降了,也许也和夏天转会耽误了训练节奏有一定关系,这可能就是曼联的守门员教练、体能教练和营养师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最后,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腾哈格,需要在接下来通过冬天和下一个夏窗尽快捏合好队伍,打造好防守体系和前中后场的球路设计体系,否则的话,什么样的门将来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希望腾指导还能坚持到冬窗和下一个夏窗,也祝愿奥纳纳和曼联一起走出困境。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